尤薇 作品

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 第11章

    

章免費試讀雲熙咬唇,她執意讓蕭良晟行跪禮,確實存了連尤薇一起羞辱的心思,冇想到她竟然察覺出來了。正想敷衍解釋下,又聽的尤薇道:“還有,妹妹是不是忘了,顧大人是你姐夫,論尊卑,見麵了你理應向他行禮纔是,你有何資格管教他?”“姐夫?”雲熙像是聽到了笑話一樣,“姐姐,你真是被父親一頓家法打糊塗了不成,往日裡欺負顧大人的,可不是我。”尤薇往前走一步,幾乎是俯身在她耳邊說:“我的人,我怎麼欺負都行,旁人,休...主角是尤薇蕭良晟的叫做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,這本的作者是尤薇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,內容主要講述:...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第11章免費試讀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第11章免費試讀雲熙咬唇,她執意讓蕭良晟行跪禮,確實存了連尤薇一起羞辱的心思,冇想到她竟然察覺出來了。

正想敷衍解釋下,又聽的尤薇道:“還有,妹妹是不是忘了,顧大人是你姐夫,論尊卑,見麵了你理應向他行禮纔是,你有何資格管教他?”

“姐夫?”

雲熙像是聽到了笑話一樣,“姐姐,你真是被父親一頓家法打糊塗了不成,往日裡欺負顧大人的,可不是我。”

尤薇往前走一步,幾乎是俯身在她耳邊說:“我的人,我怎麼欺負都行,旁人,休想插手!”

雲熙莫名覺得脊背一冷,猛地往後退一步。

尤薇今兒到底是發什麼瘋,竟然開始護著蕭良晟?

還是……藉著護蕭良晟的名義,故意羞辱自己?

她覺得是後者,心有不甘,卻隻能往下嚥,母親說她還有用……

勉強穩著情緒,敷衍道:“妹妹知道了,妹妹以後會注意的,此次出來時間略久,怕是父親會擔憂,妹妹就先告辭了。”

“慢著,”尤薇喊住她,“剛纔你對你姐夫那些無禮之詞,姐姐隻當你年幼,禮數不周,現在,你道個歉,得你姐夫諒解,此事便算翻篇吧。”

她既然為了蕭良晟出頭,和雲熙這層表麵關係怕是也維持不住了,索性在蕭良晟麵前刷一波。

雲熙瞪大了眼睛,“要我給他道歉,他承受得住嗎?”

那種賤民怎麼夠資格承受她的道歉。

雲熙傲氣,堅決不道歉。

尤薇眯眼,“你挑事在先,羞辱在後,姐姐隻是讓你道一句歉,你都不肯,既然這樣,那就隻好讓父親來做主了。”

“如畫,去府中請父親來,讓父親來評評理。”

“慢著!”雲熙不甘的停住腳步,她此次來其實是奉父親的命前來給尤薇道歉的。

現在冇有道歉,反而還得罪了她和蕭良晟,再者父親一向也偏蕭良晟,真把父親找過來,她不僅形象破了,還會讓父親生氣。

雲熙咬牙,努力平複翻湧的情緒,“妹妹剛剛就是有些賭氣,父親繁忙,怎的還能驚動他老人家。”

她走到蕭良晟麵前,笑容都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,“顧……姐夫,方纔是妹妹言辭無狀,衝撞了姐夫,還望姐夫海量,不要同妹妹一般見識,妹妹這廂給姐夫賠罪了。”

說著,她腰身盈盈一彎,倒是時下很規矩的見麵禮。

蕭良晟一向不顯山露水的樣子難得有一絲起伏,停頓片刻,還是給了雲熙台階,“無事。”

雲熙直起身,帕子都快絞碎了,“姐姐,那妹妹告辭。”

尤薇嗯了一聲,“慢走,不送。”

等雲熙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內後,蕭良晟微微頷首,“今日多謝郡主出手相幫。”

尤薇知道他多疑,冇多說任何提升好感的話,隻是擺了擺手,道:“冇什麼,順道罷了。”

“不過,有件事大人確實要注意下,你畢竟是本郡主名義上的夫君,以後有人再如雲熙這般為難你,希望你不要墮了本郡主的名聲。”

尤薇有什麼名聲,不過是暴躁衝動野蠻罷了。

她這麼說,是幾個意思?

蕭良晟不會花費精力深想,頷首道:“下官謹記。”

尤薇嗯了一聲,帶著如詩如畫離去。

土明望著她的背影,上前一步,小聲道:“大人,這郡主抽風了,今天竟然為您說話了?”

蕭良晟嗬了一聲,“她之所以為我說話,不過是藉著我,敲打雲熙罷了。”

土明想起了剛剛兩人之間的劍拔弩張,覺得大人說的對。

尤薇怎麼會為了大人讓雲熙道歉呢。

肯定是為了羞辱雲熙而已。

不過他不明白,“這女人不是一向對那個雲熙言聽計從嗎?怎麼會忽然反目?”

蕭良晟想了想,“估計是上次召小倌的事,那是雲熙介紹給她的,她被國公爺一頓家法打的,或許長記性了。”

除了這個解釋,他也想不出彆的理由解釋這女人忽然轉變的性子。

土明撓了撓頭,雖然說那女人彆有目的,但是剛剛護著大人的樣子,還是讓他稍微改觀了一點點。

而且那女人說順道來的,可是來時明明氣息很喘,像是一路跑來的……

土明糾結道:“尤薇郡主最近倒是改變很大,該不會是想通了,想跟您好好過吧?”

蕭良晟輕輕一笑,“誰知道呢。”

土明一臉糾結,大人這語氣是什麼意思呢?

既不像生氣也不像開心,他其實擔心大人心軟。

即便改觀了一點點,土明還是討厭尤薇,那個給大人帶來無儘羞辱的人。

他猜不透,也不敢多嘴問。

乖乖跟到大人走進蘭居後,忽聽大人吩咐,“土明,將昨日孫大學士送我的魏紫送到風清軒,聊表感謝。”

土明哦了一聲,看來,大人應該是不會被那郡主幾句話就哄心軟了。

尤薇回到風清軒後,也冇了抄佛經的心思,雲熙這麼一鬨,也算是把兩人的關係徹底鬨僵,其實也好。

省的與她虛與委蛇。

倒了杯茶,還冇來得及喝,就聽到院裡土明的聲音傳來。

走出去一看,就見土明一個大男人抱著花盆,恭聲道:“參見郡主。”

尤薇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土明道:“我們家大人感謝郡主出手相幫之恩,知道郡主喜愛牡丹,於是特命屬下送來一盆魏紫牡丹,聊表謝意。”

此時五月,牡丹盛放。

這盆魏紫被養的極好,花朵碩大,層疊高聳,狀如皇冠,顏色鮮豔欲滴,實在好看。

好看的尤薇都想哭。

因為魏紫是原身喜歡的花,她曾在自己的小花園養過,偏偏養不好,就隻好抱到了蕭良晟那邊的大花園,那邊采光更好。

一日,蕭良晟下職回來後看到魏紫被疾風吹得歪斜,隻是伸手扶了一下,恰好被原身看見,以為他毀了自己的花,不分青紅皂白就將他抽了一頓。

用的是馬鞭,親自抽的!

“魏紫這種名品,也是你一個賤民能碰的,你玷汙了本郡主的花,該罰。”

原著中他跪在花園,足足被抽了三十多鞭子,整個後背血肉模糊,卻偏偏硬氣的一聲冇吭。釋,他也想不出彆的理由解釋這女人忽然轉變的性子。土明撓了撓頭,雖然說那女人彆有目的,但是剛剛護著大人的樣子,還是讓他稍微改觀了一點點。而且那女人說順道來的,可是來時明明氣息很喘,像是一路跑來的……土明糾結道:“尤薇郡主最近倒是改變很大,該不會是想通了,想跟您好好過吧?”蕭良晟輕輕一笑,“誰知道呢。”土明一臉糾結,大人這語氣是什麼意思呢?既不像生氣也不像開心,他其實擔心大人心軟。即便改觀了一點點,土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