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小燃 作品

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螺旋狀

    

發出嗚咽聲。“她連這麽喜歡的你都可以不要,真是太狠心了,對不對?”鬱少漠定定的注視著桂圓,彷彿想到了什麽似的,唇扯起一個自嘲的冷笑。接下來,他在身後所有保鏢的注視中,做出了更讓大家都吃驚的動作!“走吧,我帶你去找她!”鬱少漠俯下身將桂圓抱起來。“漠少!”陸堯倒吸一口涼氣,錯愕的看著鬱少漠朝外麵走去的背影,連眼睛都忘了眨!“給我確定去那裏的路線,我要第一時間去那個村子!出了任何差錯以後你就留在那個村...“鬱少漠,你在胡什麽啊!”寧喬喬頓時皺起眉,紅著臉嫌棄的看著鬱少漠道。

“我又沒有錯,每次我用螺旋的,你不是都受不……”

鬱少漠的話還沒完,性感的薄唇便被寧喬喬的手緊緊捂住,寧喬喬絕美的臉紅爹跟熟透的蝦子一樣,臉頰滾燙,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惡狠狠地瞪著鬱少漠,道:“閉嘴,不準了!鬱少漠,你知不知道羞啊!”

鬱少漠英挺的眉峰一挑,將寧喬喬白嫩的手從嘴上拿開,放在唇邊淺酌著,銳利的鷹眸幽暗地注視著她,道:“得了吧,人家才沒你這麽保守呢!不信你回頭看看,她現在還在衝你笑。”

“……”寧喬喬下意識的回過頭朝收銀員看去,果然看到收銀員正在看著她笑。

外國人向來開放,眼神更是毫不遮掩露骨的可以。

“……”

寧喬喬現在頓時不隻是臉紅,咬著唇低著頭,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。

“好了,有什麽好害羞的!難道你希望我們現在不用套子?你做好當媽媽的準備了麽?”鬱少漠攬著寧喬喬的搜弱的肩,低沉的聲音充滿磁性地道。

“……”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,頓時愣住了,低著頭看著地麵的眼眸有些閃爍,咬著唇瓣的貝齒用了些力。

即便是現在在明知道她不能懷孕的情況下,鬱少漠大多數的時候還是會帶避孕套,其實寧喬喬心裏知道,這在根本就I是多此一舉的舉動。

鬱少漠自然也是知道,就算是他不用套子,寧喬喬也很難懷寓或者是幾乎不會懷孕,其實他這麽做,都是為了保護寧喬喬的自尊,也防止她知道自己的病情。

畢竟寧喬喬已經不是孩子了,如果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,但是她又一直沒有懷孕,寧喬喬一定會懷疑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。

“哇哦,看來不隻你的男朋友很害羞,你也很害羞嘛。”收銀員將所有的東西都裝進購物袋裏,笑眯眯的看著寧喬喬道。

“……”寧喬喬身體一震,抬起頭看著收銀員笑了笑,笑容不出的勉強。

鬱少漠刷卡結賬完,將東西搬到購物車上去,推著購物車朝超市外麵走去,偏過頭看著像是在走神的寧喬喬,低沉的聲音淡淡地問道:“在想什麽?”

這丫頭剛才還興高采烈的樣子,現在卻忽然變得這麽安靜,鬱少漠忽然有些不好的預感,這種感覺讓他心裏一陣沒來由的煩躁。

“嗯?”寧喬喬一震,抬起頭看了看鬱少漠,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,道:“鬱少漠,你為什麽……”明明知道我不能生孩子,可是還要這麽堅持的跟我在一起呢?

剛了幾個字,寧喬喬還沒完的話忽然又嚥了回去,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爍著看著鬱少漠,半都沒有一個字。

如果她現在了,那不就等於是告訴鬱少漠,她已經知道自己不能剩餘的事了麽。

“我怎麽了?”鬱少漠問道,並沒有發現寧喬喬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。

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,抬起頭看了看鬱少漠,笑了笑道:“沒什麽呀,我想問你中午想吃什麽?”

鬱少漠英挺的眉頭一皺,眼神有些審視的看著寧喬喬道:“你剛纔想的不是這個!”

如果鬱少漠連寧喬喬這麽明顯的謊都看不出來,那除非他是弱智!

寧喬喬看著鬱少漠的眼眸有些閃爍,笑了笑道:“不是呀,我剛纔是有問題想要問你來著,可是我好像忽然忘記了!鬱……鬱少漠,我跟你我最近記憶力好像很不好,你我是不是有什麽問題啊?”

寧喬喬絕美的臉真的看著鬱少漠,為了圓謊,她連自己腦子有問題的謊言都編出來了!

“我們現在去醫院!”鬱少漠腳步頓時停了下來,皺著眉看著寧喬喬道。

“啊?”寧喬喬頓時愣住了,抬起頭,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鬱少漠,過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,眨了眨眼睛,看著鬱少漠道:“不用了吧,隻是記憶力不好了而已,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最近冉氏公司的事情太多了,又是年關,我操心的事情太多了些?再了,記憶裏不好,你就是帶我去醫院也沒有什麽用呀。”

鬱少漠皺著眉盯著寧喬喬看了一會,長臂一伸將她攬在懷裏,銳利的鷹眸緊緊注視著寧喬喬嬌豔的臉,道:“既然出來了,這端時間就好好休息一下,如果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,一定要告訴我!”

“好呀。”寧喬喬笑著點零頭,反正她壓根就沒有不熟的地方。

將買來的東西都放在車上,果然跟寧喬喬料想的一模一樣,後備箱的地方根本就不夠用,鬱少漠打電話叫來了他的保鏢,讓他們將東西都送了回去,然後帶寧喬喬去吃飯。

鬱少漠選的餐館是鎮上最好的一家餐館,隻是寧喬喬還是不喜歡吃西餐,所以她吃的比較少。

吃好飯,鬱少漠帶寧喬喬一起在鎮上閑逛,兩人誰都不認識路,有些時候靠看指示牌,有些時候靠詢問旁邊商店的老闆。

等兩人回到農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,寧喬喬看著放在鐵門外麵的那些口袋,頓時有些無奈的問身邊的鬱少漠:“他們就不能將東西放進去嗎?”

雖然這裏是農場,又是鬱少漠買下來的地盤,幾乎不會有人來這裏,但是寧喬喬還是覺就將東西放在門口不太好吧?

“沒有我們的指紋,他們進不去。”鬱少漠偏過頭看了一眼寧喬喬,伸手捏了捏她臉上嬌嫩的麵板,低沉的聲音淡淡地道:“乖乖在這裏呆著,我下去搬東西。”

寧喬喬轉過頭去朝外麵看了一眼,撇了撇唇瓣,道:“算了,還是我跟你一起去吧,反正我坐在這裏也沒什麽事。”

罷,寧喬喬便解開完全帶,開啟車門下車。的眼神盯著電梯外麵空無一饒走廊,冷冷地笑了一聲,直接伸手將電梯門關上!從衛生間出來,解決了個人問題的寧喬喬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,站在洗手池旁洗了洗手,抽了一張紙巾將手上的水珠擦幹淨,轉身朝外麵走去。“鬱少寒,你怎麽會在這裏?”寧喬喬剛剛從衛生間的拐角處走出來,便看到走廊的另一頭站著的鬱少寒,此時他修長的身體靠在牆上,手指上夾著一根煙,地上已經落了一些煙火。聽到寧喬喬的喊聲,鬱少寒抬起頭朝她看過來,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