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楓 作品

《把氣運之子關進煉魂幡後,我飛昇了》 第4章

    

甚至想攻擊我。從此,我成了整個修仙界的笑柄,而小師弟則大放異彩,名揚修仙界。我的未婚妻林霜也暗暗許下他,堅持要和我解除婚約。“楚楓是天之驕子,隻有這樣的人才配得上我!”為加快楚楓的修煉速度,林霜甚至偷偷給我下藥,活活地剖出我的仙骨。“仙骨浪費在你身上,給楚楓最大的用處。”一向愛我的師尊,卻無視我的求救。曾經愛我的臉上隻有冰冷。“小楓是修仙界的未來,宗門的希望,能幫小楓修煉你應該感到榮幸。”而過去在...主角叫寧川楚楓林霜的是《把氣運之子關進煉魂幡後,我飛昇了》,本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寫的,書中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主要講述了:...《把氣運之子關進煉魂幡後,我飛昇了》第4章免費試讀我冷笑一聲。

“楚楓,你企圖奪走我的靈獸,按照宗門規矩,你需前往戒律堂領受100大板,再閉關禁地半年。”

林霜再也無法忍耐,她滿眼心疼地將楚楓從地上拉起,護在身後,怒視著我。

“玄蛟是自願的,這與小師弟有何乾係!”楚楓此時站得筆直,滿臉倔強,彷彿承受了天大的冤屈,卻依舊不肯低頭。

可惜,我早已識破了他的真麵目。

他不過是個小人,既想要利益,又想要名聲。

“宗門有明文規定,除非主人自願,否則任何搶奪靈獸的行為都是重罪。

我自始至終,都未曾同意過。”

林霜氣急敗壞。

“你何時變得如此冷酷無情!”“我真是後悔,曾有你這樣的未婚夫!”我笑了,這正是我所期待的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今日就解除婚約。”

“你既然如此心疼你的小師弟,那我就成全你們。”

林霜的臉色瞬間變得慌亂。

“你胡說什麼!楚楓隻是我的小師弟。”

我不願再與她多費唇舌,運起靈力,直指楚楓。

“那就讓我親自動手,給所有弟子一個警示!”然而,就在我即將觸碰到楚楓的瞬間,一道強大的靈力將我猛地彈開。

我重重落地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。

我艱難地抬起頭,一雙潔白如雪的靴子映入眼簾。

來人,正是我的師尊,玄天宗宗主。

師尊居高臨下地審視著我,聲音中不帶一絲溫度。

“寧川,今日乃宗門大比之日,你卻對楚楓步步緊逼,難道忘記了我平日教導你的同門之誼嗎?”“你這是要讓整個宗門看笑話嗎?你這樣的行徑,哪有半分大師兄的風範?我對你實在是太失望了。”

我抬頭望著師尊那依舊清冷的麵龐,心中卻迴盪著她在我臨終前所說的冰冷話語。

“仙骨給了楚楓,是你的榮幸。”

榮幸?他們害死了我,我還要感激涕零?這簡直是荒謬至極。

前世,我最痛心的並非林霜的背叛,楚楓的忘恩負義,而是師尊的冷酷無情。

師尊,曾是我數百年來最親近、最信任的人。

然而,也正是師尊,在我最絕望的時刻,給了我致命一擊。

當我被林霜剖出仙骨,懷著最後一絲希望向她求救時,得到的卻是一句無情的拒絕。

“仙骨在你身上隻是浪費,而楚楓能夠帶領宗門傲視整個修仙界。”

為了防止我自爆,師尊甚至親自佈下縛靈陣,將我束縛。

如今,麵對她這副道貌岸然的模樣,我隻感到深深的諷刺。

她的心早已偏向了楚楓,又何必在此惺惺作態。

“師尊,靈獸本是我的,是楚楓違反了宗門戒律,我何來步步緊逼之說?”師尊聽我竟敢反駁,頓時怒火中燒。

“逆徒!還敢狡辯!不過是一隻靈獸,你師弟想要,你給他便是,你卻要鬨到如此地步,難道還嫌不夠丟人現眼嗎?”“自己去思過崖悔過,冇有我的命令,不得踏出半步!”楚楓聽到這話,眼中閃過一絲得意,卻故作姿態地為我求情。

“師尊,或許是我哪裡做得不對,惹惱了大師兄,這一定是我的過錯,請您不要責怪大師兄。”

師尊轉身,心疼地撫摸著楚楓的頭,目光中滿是對楚楓的溫柔,與對我的冷漠形成鮮明對比。

“楚楓,你就是太懂事了。

你大師兄是該好好反省反省了。”

這一幕,讓我感到無比噁心。

他們兩人,都是不折不扣的偽君子。

我寧願遠離這些虛偽之人,以免他們的存在汙了我的眼。

於是我不再與他們多言,轉身便向思過崖走去。

一到思過崖,我立刻佈下結界,確保無人能夠打擾後,便開始入定。

我凝視著識海中那本古樸的書籍,心中有些驚訝。

自重生以來,我就發現自己的識海中多了一件東西,但由於之前場合不便,未能細看。

冇想到,那竟是一本書籍。

當我翻開書頁,看清裡麵的內容時,我的瞳孔猛地一縮。

這是一本上古修煉秘籍。我的未婚妻林霜也暗暗許下他,堅持要和我解除婚約。“楚楓是天之驕子,隻有這樣的人才配得上我!”為加快楚楓的修煉速度,林霜甚至偷偷給我下藥,活活地剖出我的仙骨。“仙骨浪費在你身上,給楚楓最大的用處。”一向愛我的師尊,卻無視我的求救。曾經愛我的臉上隻有冰冷。“小楓是修仙界的未來,宗門的希望,能幫小楓修煉你應該感到榮幸。”而過去在我身後唯唯諾諾的弟弟此時也露出了他的真麵目,在我耳邊低語。“師兄,你的一切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