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yasmola 作品

第160章 晚晚接哥哥回家

    

他盯著麵前水汪汪的晚晚,向她招了招手,語氣低了幾分:“你過來。”晚晚撅著小嘴,可身體還是很聽話地過去,仰著頭,可憐兮兮地看著蘇起淮。蘇起淮心裏像是被小鹿撞了一下,深吸一口氣,彎了彎腰,伸手把麵前的小團子抱在了自己的腿上。他打量了眼前的小團子半天,眼圈突然就紅了。“寶寶能回來就好。”晚晚不懂大人們為什麽看見她就哭鼻子。她看著家人哭,自己的小鼻子也酸酸的。“大哥不哭,晚晚在呢。”晚晚用小手掌在大哥的臉...宋安和見這些人不相信,也難得解釋了。

今天晚上考完試,明天就開始放寒假了。

有些學生家裏離得很近,考完試後,就讓家長過來收拾行李早早就離開了。

宋安和本來也想今天離開的,隻是無奈自己的行李實在是太多了,一次根本搬不完,收拾起來也費勁兒,幹脆就留了一晚,等著明天司機過來幫他打包。x33xs.

他見室友還在追問,忍不住道:“明天妹妹就要過來接我們滿哥還有乘哥,到時候你們就知道我有沒有說謊了。”

說完,宋安和便躺床上睡覺了。

任憑這群室友怎麽詢問,他都不再繼續透露這個“妹妹”的一點資訊。

另一邊,楊錫考完試,對自己的成績相當有自信。

他成績雖然不錯,但是成績隻能在690-710分左右。

然而這次題雖然很難,但是他在前幾天考試的時候,天天複習到深夜,這次的考試他十分有把握。

蘇興滿這個連續三年都是倒數第一的人,根本別想考贏自己。

果然,估完分他便自信自己能得第一了。

然而等他喜滋滋地開啟排名時,便看見自己赫然排在了第三的位置。

第一名高了自己三十多分。

楊錫傻了。

一看名字,竟然是蘇興滿!

第二名還是那個學校有名的傻子!

傻子考的分都比他高!

楊錫在不甘之後,心裏突然又害怕起來。

他想起了自己跟蘇興滿打的賭。

楊錫越想越心慌。

蘇興滿連續三年成績都在學校吊車尾,他本以為這次也是一樣。

雖然他聽過蘇興滿和蘇乘岐兩兄弟經常當第一這件事。

可真成績下來後,楊錫還是震驚了好一會兒。

尤其是現在,楊錫生怕蘇興滿找到他的寢室,本來打算明天回家的,咬咬牙,收拾著一大包行李就回家了。

而楊錫連夜回家這件事,被不少同學看見了。

然後被一些不下事大的學生拍到了qq群裏。

[楊錫這是走了,這聲爸爸叫了嗎?]

[楊錫真孬,願賭服輸懂不懂,竟然這樣就跑了(摳鼻)]

[額……蘇興滿的成績會不會太逆天了,你見過哪個高中生突然考748的,是不是作弊了?]

[樓上的是傻子嗎,雖然不知道滿哥為啥會突然成績吊車尾,但是我們滿哥用得著作弊?]

[之前聽說是因為我們乘哥打我原因人家纔不好好考試的,你們之前聽說過我們滿哥的傳奇嗎?人家十二歲就可以獨自做物理實驗,甚至還獲獎了。]

[曾經有幸得過倒數第四名,隻能說滿哥是個控分大佬,人家的答案都不會寫在卷子上,而是寫在紙上的,考完試就扔了。]

[現在把楊錫叫回來,還來得及嗎?]

[不用了,哥已經親自去撈人了!]

qq群裏沒一會兒就發了一千多條訊息。

楊錫剛走到校門口,就被保安告知現在已經過了回家的時間,還是想回去,得明天。

楊錫好說歹說了一陣子,保安愣是不同意。

最後保安大爺生氣了,用著中氣十足的聲音吼道:“你這個小娃子怎麽這麽不聽話,都說了不能出去不能出去,你怎麽總是不聽勸,要是出了事故,你負責還是我負責!”

楊錫心中有些不高興,覺得這老大爺刻板得不行。

畢竟還是一個還沒遭受過社會毒打的少年,楊錫怨恨的眼神被老大爺看的一清二楚。

“你那是什麽眼神?”

老大爺作為新校長的親戚,那可容不得別人這麽看他。

但實際上更多的卻是擔心。

如今學校門口車輛時不時來一輛,除了街道兩排的路燈還亮著,其餘都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要是出了事,他難辭其咎不說,還會愧疚一輩子。

隻是楊錫不懂這些。

老大爺看著對方怨恨的眼神,隻好道:“你想回去可以,你告訴我你幾班的,我給你班主任打電話,你班主任要是同意了,我馬上開門放你出去。”

一聽到叫班主任,楊錫趕緊搖搖頭。

慌不擇亂地拖著行李箱往回跑,就好像後麵有什麽東西在追他一樣。

好不容易拖著行李跑回了六樓,楊錫就看見幾個室友鄙視的眼神。

他還不知道qq群已經把他和蘇興滿打賭的訊息傳遍了。

因此看著室友的眼神立馬炸毛,皺著眉頭問道:“看什麽看!”

“楊錫,你要是有種,就把打賭內容實現,偷偷跑路算不算男人?”

楊錫聽到這話血色盡褪,忍不住問道:“你們怎麽知道的?”

“我們怎麽知道的?”室友嗬嗬兩聲,拿著手機說:“現在學校的人都知道了。”

楊錫一愣,趕緊掏出手機檢視qq訊息。

果然,qq裏麵不少人艾特自己。

看到內容,楊錫直接癱坐在了床上。

這一夜,楊錫睡的相當不踏實。

倒是蘇家兩兄弟因為行李實在是太多,收拾好回家的行李後,直接蓋著被子睡覺了。

至於楊錫……

那是個什麽東西。?

隻不過第二天,楊錫因為害怕碰到蘇家兩兄弟,早早地動身離開。

而蘇興滿和蘇乘岐昨晚和晚晚打視訊後,也早早地起身在校門口等著晚晚來接他們放學。

小孩子每天晚上睡的特別早,第二天不到六點就起床了。

讓大哥給自己盤了一個頭發後,小家夥自己刷牙洗臉吃早飯,然後就坐上車,讓司機帶著自己去接哥哥。

來到學校門口的時候才七點半,帝都的天都還沒有完全亮起來,灰濛濛的一片,橙黃色的燈光下照著灰塵在空中飛舞。

隻不過大家迫切想要回家,即便天都還沒亮起來,校門口已經有了不少人。

晚晚今天讓司機大叔開的是加長版的勞斯萊斯。

因為裏麵空間大,晚晚覺得肯定能放得下兩個哥哥的行李。

晚晚給蘇興滿打電話,對方說很快就出來。

於是晚晚跟司機大叔打了一聲招呼後,自己就邁著小短腿爬下了車。

遠遠的,晚晚就看到自己兩個哥哥。

晚晚激動得朝他們招了招手。

然後一晃眼,就看著一個黑色口罩的楊錫。

您提供大神小yasmola的團寵小錦鯉三歲半這麽說吧,要不是我比不過徐影後,我都想嫁給我時哥他爹了。][哈哈,樓上的,今天看到晚晚爸爸的第一眼我已經爬牆了,現在我看著財經日誌看的津津有味。][啊啊啊,我今天也看了,還發了大哥也長的好好看呀,以後我就是你們大嫂了。][蘇家人就沒有一個長的醜的,以後我就是你們三嫂了。]黑粉:“……”盛柏元的粉絲們發現,今天她們不管怎麽擠兌蘇與時,好像都要被對方的粉絲或者路人給嗆回去。要知道以前這種情況,蘇與時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