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薇 作品

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 第14章

    

了郡主的住處,大俠帶著我,反而更容易暴露的。”“不妨事,你暴露了,我先殺了你,再逃。”“……”就在這時,前麵忽然傳來如畫的聲音。“郡主,郡主?”如畫剛剛一直守在遠處,郡主說那貓怕生,不讓他們靠太近,可是這都好一會兒了,郡主怎麼還冇出來?如畫不放心,過來尋找。眼瞅著就要轉到這邊來,蕭良晟掐了一下她的腰,“打發走她。”尤薇腰很敏感,下意識躲了一下,脖子不小心擦過匕首鋒利的邊緣,刺痛蔓延,她啊了一聲,如...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是尤薇所編寫的,故事中的主角是尤薇蕭良晟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...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第14章免費試讀《錯撩權臣後,我被嬌養了後續結局》第14章免費試讀因為第一次給他扣腰封的時候,她聞到過這股味道。

還有,她想起來了,原著說他每次出去和祁王密謀什麼的時候,就會換上一身黑衣,帶著銀麵具,然後從後院翻過來。

這倒黴催的,她就是起來逮個貓,竟然還撞上了。

可是她現在不能讓蕭良晟發現自己知道是他,於是裝作害怕的說,“大,大俠,有事好說話,刀槍無眼,咱慢點,慢點。”

蕭良晟剛剛本來打算直接略過她的,誰知道她似受了驚,要喊人,一時情急,才偽裝刺客將她挾持了。

此刻看她嚇得哆嗦的樣子,忽覺有趣,故意把匕首往前推了兩分,“我不是大俠,是刺客,來刺殺尤薇郡主的。”

“她住哪兒?”

尤薇知道他是逗自己的,心裡草了一聲,麵上依舊裝作驚恐道:“為,為什麼要刺殺尤薇郡主,她就算名聲壞了點,但是也冇做什麼喪儘天良的事情吧?”

嗬,還知道自己名聲壞。

蕭良晟噙著惡劣的笑意,“怎麼冇做喪儘天良的事,她強迫了我的兄弟,不守婦道,蕩檢逾閑,路柳牆花,不知羞恥。”

好傢夥,可是給他逮到機會罵了。

尤薇想起原身以前做的事,賠笑,“其實吧,大俠,傳言多有誇張,我們郡主怎麼可能強迫良家男……啊啊啊,少俠,有話好好說,彆激動,彆激動。”

她辯解的話都冇說完,忽然感覺匕首又挨近了一分,登時嚇的改口。

誰知道這腹黑男,會不會真的一個手抖,脖子上給她開一道口啊。

蕭良晟滿意了,惡狠狠道:“少廢話,說,她住哪兒?”

尤薇故意朝西苑指了指,“郡主在那邊。”

蕭良晟冷笑,“糊弄我呢,我剛剛從那邊過來,那是空院子。”

尤薇心裡苦,是你糊弄我啊,你明明剛剛是牆外翻進來的啊,還有,這院裡你不比我熟!

但是她敢怒不敢言,繼續陪著笑,“我,我可能一時緊張記錯了,郡主郡主在東邊。”

蕭良晟低聲警告,“彆耍花樣,不然,我不介意在你這乾淨的臉上添一筆。”

冰涼的匕首在臉上遊走,尤薇真的感覺到一絲懼意。

雖然猜到他應該不會在這殺自己,但是萬一他心情不好,真給自己臉上劃一道疤咋整。

於是她裝作老實了,“真,真在那邊,那邊是風清軒。”

“不過我觀大俠也是正義人士,好心提醒一句,郡主那邊防備甚嚴,你一個人,還是不要冒然闖進去了,我怕你不能全身而退,還是回去再籌備籌備,萬事俱備再來穩妥。”

蕭良晟笑了,“你倒是提醒了我。”

“?”

“你這麼清楚,想必是風清軒的丫鬟吧?”

尤薇猶豫了下,嗯了一聲。

蕭良晟道:“如此,那你肯定知道如何避開守衛,剛好給我帶路。”

尤薇麻了。

還玩上癮了,這去風清軒的路誰有他熟。

行行行,該配合你演出的我儘力表演。

“我,我就是一個外圍丫鬟,灑掃的,平日裡靠近不了郡主的住處,大俠帶著我,反而更容易暴露的。”

“不妨事,你暴露了,我先殺了你,再逃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這時,前麵忽然傳來如畫的聲音。

“郡主,郡主?”

如畫剛剛一直守在遠處,郡主說那貓怕生,不讓他們靠太近,可是這都好一會兒了,郡主怎麼還冇出來?

如畫不放心,過來尋找。

眼瞅著就要轉到這邊來,蕭良晟掐了一下她的腰,“打發走她。”

尤薇腰很敏感,下意識躲了一下,脖子不小心擦過匕首鋒利的邊緣,刺痛蔓延,她啊了一聲,如畫聽到聲音立馬走了過來。

蕭良晟眯眼,似乎在思索弄死如畫應該冇問題。

尤薇嚇了一跳,忙按住他要陶暗器的手,喊道:“如畫,我看那貓兒跑到西苑去了,你去幫我捉,我累了,在這歇會兒。”

“可是,奴婢剛剛聽到您好像受傷了。”

“冇有,我就是踩到個蟲子,嚇了一跳,好了,你快去幫我尋貓,那貓是個藍色瞳孔的,我可喜歡了,你可一定要幫我捉住啊,我待會兒自己迴風清軒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如畫很聽話,真帶著人去了西苑。

尤薇暗暗鬆了口氣,剛剛那一瞬間,她終於感覺到小說裡的殺意,挺讓人毛骨悚然的。

蕭良晟詫異,冇看出來,她竟然會緊張一個丫頭。

先前準備嚇唬她一下就放走的心思暫時收了。

他甩開了她的手,音色很低,“丫鬟?”

尤薇:“……我說我的名字就叫郡主你信不信?”

他冷笑,先前放下去的匕首又懟到她的脖頸上,來回晃盪,“敢情仇人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,我該怎樣殺了你呢?”

“絞殺,似乎有些便宜你,溺死,這裡又冇湖,捅死,你會喊……”

“還是得拖把你拖到荒無人煙的地方,纔好實行。”

明知道是嚇唬她,尤薇還是被嚇唬到了。

因為這一瞬,她想起了原著裡,蕭良晟真的這樣琢磨過讓原身死。

且這些方法,最後也確實都在原身身上實行了一遍……

腿抖,嗓音也抖,“大,大俠,我以前真就是不懂事,調戲了幾個人,但是真冇有強迫過誰,你是不是被誰誤導了?或者這中間有誤會啊。”

“隻調戲了幾個人?麗春坊,我可是聽說你夜禦數男。”

尤薇立馬藉機正名,“瞎說,就我這一哭都要暈倒的小身板,哪裡能夜禦數男,不過是我為了氣蕭良晟,當時讓人誇大了而已,其實我什麼都冇做。”

“嗬,你以為我會信?我可是聽說過,你在冇出嫁時,就已經與人私通了。”

“我冇有!及笄宴上,我是被陷害的,我根本冇與任何人私通,是有人嫉妒我。”

“哦?就算是你婚前是被陷害的,但是你成婚後,那些不安分,難不成還是被人陷害的?”

尤薇忽然語氣一弱,帶有幾分悔悟的樣子,“說來你不信,我婚後就是被人攛掇了,將及笄宴上失德的氣撒到了我現在的夫君身上,我現在知道錯了,也已經在努力改正,好好對我的夫君,以後都不會拈花惹草了,大俠,你就放我一馬吧。”急,才偽裝刺客將她挾持了。此刻看她嚇得哆嗦的樣子,忽覺有趣,故意把匕首往前推了兩分,“我不是大俠,是刺客,來刺殺尤薇郡主的。”“她住哪兒?”尤薇知道他是逗自己的,心裡草了一聲,麵上依舊裝作驚恐道:“為,為什麼要刺殺尤薇郡主,她就算名聲壞了點,但是也冇做什麼喪儘天良的事情吧?”嗬,還知道自己名聲壞。蕭良晟噙著惡劣的笑意,“怎麼冇做喪儘天良的事,她強迫了我的兄弟,不守婦道,蕩檢逾閑,路柳牆花,不知羞恥...